首页  社会  汽车  教育  科技  军事  娱乐  健康养生  综合  文化  体育  时事  旅游  国际  财经 
 首页 >> 军事 > 凯旋归来,听第909医院参阅官兵说一说不为人知的阅兵故事
凯旋归来,听第909医院参阅官兵说一说不为人知的阅兵故事
2019-10-29 14:39:57

林德昭:只有当队伍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他们才会感到放心。

今年,39岁的林德昭是909医院的副院长。他长期在战斗部队服役。他是一个“优秀的四次会议”教练和训练标兵。他也被公认为南京军区的前“东线”,积累了丰富的队列训练经验。今年2月,林德昭被任命为联合后勤支援队的主教练。他不仅负责整个团队的组建,还负责招募仪仗队教练,建立训练场地,制作特殊训练器材,组织队员报到,检阅和选拔人员,开始基础训练,进入阅兵训练场地,开始联合训练演习,直到昂首走过天安门广场。

联合后勤支援部队主要由仓储、医疗服务、运输和交付部队组成。除了两名将军,该队的350名成员是从店主、司机、厨师和医务人员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但是,由于大部分联合后勤支援单位都从事专业后勤工作,这些队员的整体训练质量与作战单位相比仍然不小,这无疑更难训练。此外,这也是联合后勤支援部队自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在全国面前。因此,林德昭的责任七个多月来不敢放松。“只有当球队通过天安门广场时,才能保证”,这是他经常谈论的一个词。为了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他给自己定了一个“黑脸黑心”的规则——训练任务必须严格执行,训练不能表现出任何尊重。在近乎“魔鬼般”的训练中,运动员平均每天训练步数超过25,000步,要求100米的偏差不超过10厘米,组织标兵评估,在场地上撒沙子“做证据标记”,训练场地上的卷尺和扬声器不与身体分离,随时夹紧数量,随时纠正问题。凡是下定决心的人都会得到一切。联合后勤保障团队从第一次没有基础发展到多次赢得团队并留在一流方阵中。最后,所有队员都在天安门广场成功地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检查。

赵信:我总觉得教练在盯着我看

赵信毕业于Xi邮电大学。他在阅兵中的位置是第23排、第9排、第9排的文职人员。他模模糊糊地记得,今年4月14日早上,因为他的胸部很小,他被武装部队仪仗队的教练绑在肩上。那时,我已经参加训练一个多月了,每天的训练主要是以军事姿态为主,从最初的十分钟逐渐加强到将近两个小时。早餐后宿舍里说笑的场景在这一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脸上豆大小的汗水和教练强行纠正退缩行为造成的身心不适。前额下线、胸部线、后帽檐线、脚线和帽檐线就像钢笼子一样,把每个人牢牢地固定住。每个被汗水浸湿的人都把自己的体重放在脚趾前,几乎无法保持线。虽然广场队有多达450名球员,只有14名教练,但马肇·辛总觉得自己一直在用眼睛盯着自己。从他的眼角,他可以看到队友裤子被背包绳绑着的畸形腿。一些玩家满是扑克牌,从未知的方向传来一声响亮的斥责和皮带触碰身体的低沉声音。这实际上是普通一天训练的反映。

在长达200天的测试中,每天、每周、每周都有评估,在训练过程中经常会给自己施加压力。他半夜醒来会有多少次全身疼痛甚至痉挛,但又害怕睡眠不足会影响他的训练并迫使他入睡?你有多少次用数百只踢腿和挥动手臂尽力,直到你进入恍惚状态,但是在听到教练的名字和表扬后,你立刻被血复活了。有多少次我面对个人错误,在面对面的安排中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我感到如此悲伤,以至于我无法意识到汗水中的泪水。在整形手术镜前纠正了多少次退缩的动作,口是心非地抱怨和练习,然后暗暗用力握紧拳头。这一次,一个人的生活是光荣的。从现役士兵的绿色军装到非现役文职人员的孔克兰,变化的是服装和身份,没有变化的是最初的心和使命、责任和责任。

张和:训练服看起来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张鹤毕业于空军军医大学。他的位置在文职特遣队第9排的第15排。他说他最难忘的记忆有两次。首先是在三伏天,烈日扭曲了远处训练场的沥青表面。他穿着全套训练服,穿着阅读靴,在烈日下奔跑。虽然你的脚底被厚厚的鞋底隔开,但你仍然能感觉到地面的热量。太阳像火焰一样炙烤着皮肤,但是你黝黑脸上的汗水不能被太阳晒干。我身上的衣服刚刚从水里捞出来。汗水浸湿了我的衬衫和裤子,顺着我的腿往下流,在地上形成了一滩水。在训练期间,为了保持水和盐的生理平衡,队员们经常边喝水边吃泡菜,不断挑战生理上限。

第二次是中秋节。在成千上万的家庭聚集在一起观看明月的那一天,由于国庆节的临近,所有的平民成员都接受了一整天的训练。当一轮明月高挂在阅兵村上空时,他们在训练场上的热情和汗水没有减少。他们以严格的风格和纪律,提高了运动水平,向千里之外的家庭赠送了一份独特的中秋节礼物。他们都说“小家庭不是圆的”。那一刻,他想与全国大家庭团聚。

许向红:走过天安门广场,我觉得容光焕发

许向红毕业于陆军军医大学。他是第9排的文职人员。他说,10月1日上午11点42分游行成功结束时,他最激动。然而,在返回游行村的公共汽车上,他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长安街上整齐的方阵和先进的武器装备...外观令人震惊,而且很棒。天安门广场前的步行队昂首阔步。在96米、128步和66秒的短距离后,团队中每一个接受了7个月零208天审查的成员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们穿着洗过的白衬衫和裤兜,胳膊摆动着,脚上长着厚厚的老茧,脸黝黑。他们是所有教练和安保人员共同取得的辉煌成就。也许一个人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充满了对他人的掌声,但是当他踢天安门广场并在聚光灯下受到接二连三的掌声时,他也觉得自己已经容光焕发了。

许嘉旺:由于基础薄弱,他差点被淘汰。

许嘉旺是909医院最年轻的员工。生于1996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位于第12排文职人员的第21位。他说,当他在10月1日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他的内心非常激动和自豪。虽然这样的场景已经在游行村和长安街排练了很多次,但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他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眼泪。许嘉旺是第三组入选选手。训练时间比其他运动员少一个月。当时,训练进度已经开始一步步向前推进,他只开始了最基本的军事姿态训练。由于基础薄弱,许嘉旺每次踢摆臂都坚持不了几下,脚踝肿了起来。直到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苦训练,我终于赶上了整排的进度,摆脱了被淘汰的命运。进入阅兵村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正处于从单行面部训练到中队和小队联合训练的过渡时期。那是训练最强的时候。从那以后,北京的七月阳光给每个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基本上,它“全是汗水和碱性”。当以正确的步伐摆动手臂时,手套上的汗水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溅到别人脸上。每一次军事姿势训练都会看到汗水从帽檐前端滴落到地面,我觉得过去6个月流的汗水是过去20年的总和。然而,当他第一次听到国旗卫兵的铿锵声和礼炮的轰鸣声,以及游行者的掌声、喊叫和欢呼时,他感到无比荣幸,并觉得之前的艰苦训练是值得的。在他看来,游行不仅是对结果的解读,也是一个过程。这是对人民军队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意志的一种解读。